孙翔

这里炜喻,和我朝着文触进发!

【昊翔】磁场(二)

   你不知道,我找了你整整八年。

  孙翔真不知道他以前认识唐昊。但既然不认识,为什么唐昊会说他找了孙翔八年。

  “呃……不是……我们以前……认识吗……?”孙翔眼神很游离因为他不敢直视上唐昊的目光。说是炽热,但又不像,能把孙翔紧紧的吸住。他不想面是又不得不面对。

  唐昊迟疑片刻,恼怒一霎间布满了他的面孔,他很疑惑,但他没说什么,直视步步逼近孙翔。太近了,孙翔向后 退了两步,却被唐昊一把拉住。孙翔没有空思考,他只是感觉唇上一热,被什么东西覆住了,接着一个软软的东西探进了他的嘴。

  孙翔这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就被火擦着了,他推搡了两下,唐昊抱的很紧,他推不开。唐昊的吻带有很强的占有欲,每一次都在剥夺孙翔口中剩不多的氧气。

  孙翔没力气了,就像水一样软在唐昊怀里。
 
  道路上没有人,像是为他们此刻精心设置的网,把他们包住,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秘密。

  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唐昊把孙翔放开了。
  过度的缺氧,孙翔一下子感到世界天旋地转。重心不稳,摔到了唐昊怀里。

  “操。”唐昊轻声骂了一句,拥他入怀。

  空气变得燥热起来。唐昊呼吸有些粗了,孙翔缓过来了,也觉得这情形有些尴尬,自己好歹是个男人,被别人抱着,而且也是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但是他一想到刚才唐昊……亲了他,他就很燥。又是磁场,用引力吸住了他。

  沉默。不管是强吻的还是被吻的,都沉默了。

  许久,孙翔想起刚才唐昊说的话:“唐昊,你找了我八年?”

  唐昊只是看着他。

  “算了,都过去了。”

  我不想让你知道我这段日子有多难熬。

  孙翔向前走,唐昊还是保持着一个距离,跟着他。

  过了一会儿,孙翔回过头来,异常严肃的样子:“你刚才,干嘛突然亲我?”

  唐昊笑出声来:“第一次?”

  “第一次……”孙翔觉得用“第一次”这个词有些不对,“……初吻。”

  唐昊用低沉的声音在孙翔耳边说道:“那待会儿,把你的第一次给我。”
 

刚才蠢弟弟让我开车。
开否?

求小红心小蓝手
打滚求评论
 

【昊翔】磁场(一)

短篇

地铁卖唱昊x酒吧服务生翔



  地铁站很嘈杂,好像脑子里飞进了几十只蜜蜂,嗡嗡地闹着,让人心烦。但是孙翔还是凭着他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这一丝让人放松的声音。


  低沉的男声,混合着吉他的音阶,融在闷热的空气里,在这嘈杂的地铁站突兀的插入,但是孙翔却并不觉得难受。


  孙翔循着声音的发源,穿过紧密的人群,看到了唐昊。唐昊套了一件黑色的背心,外套是已经发黄的白衬衫,牛仔裤上有几个破洞,露出他小麦色的肌肤。他还有个包,鼓鼓的,不知到装了些什么,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用了很久。


  唐昊唱的是《礼物》,声音不高不低,很温润,洒在喧闹的发音中,断断续续可以听全吧。他唱的很投入,但孙翔还是看到了他手上缠的纱布,手指大概是被什么划破了,纱布很白,白地一眼可以看到渗出来的殷殷血丝。


  怪。孙翔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正巧,他的性子很急很急,但他现在居然可以停在这里听唐昊唱歌。但是这个人,为什么要在地铁站唱歌?孙翔真纳闷,然后他就看见了用来装吉他的包放在地上,里面放了一些钱,大多是5元或10元的钞票,没什么比较大的。孙翔抽了一张20元的,放在了地上的吉他包里。


  “谢谢。”


  嗯?孙翔被这句“谢谢”吓了一跳。唐昊声音很好听,孙翔的指尖像被什么电了一下,放下钱又马上缩了回来:“不,不用谢。”


  说完便逃似得离开了。


  孙翔每天都要从这儿转车,然后坐车到酒吧。现在他到地铁站,听唐昊唱一首歌再走似乎成了习惯,“每天都要买高价车票。”孙翔想,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反感这样。


  孙翔工作的酒吧叫《轮回》,听起来很文艺的样子,事实上也是这样,酒吧是周泽楷搞的,刚刚建起来就有很多的妹子到这来,根本忙不过来,后来招人了,也就好多了。


  不过这些孙翔都是听说的,他到《轮回》的时候,《轮回》已经招了很多人了,他到s市晚,找工作也晚。


  这酒吧好是好,但就是少个驻唱。只喝酒也是很闷。江波涛不是没找过驻唱,但是来应聘的都不是很理想。


  就这样开下去早晚要倒闭。孙翔擦着杯子想。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偏棕的发丝上。孙翔长得也好看,但是他脾气太差了,所以并没有周泽楷受欢迎。


  “叮铃。”门口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这里招驻唱吗?”


  孙翔一个激灵,这声音,他说熟不熟说生也不生。他每天路过地铁站听的就是这个声音唱歌!


  “是的,应聘吗?”江波涛放下手中的活走过去,“这边请。”


  唐昊无意打量着酒吧的陈设,目光扫到吧台死死盯着他的孙翔。


  “呲。”唐昊乐了,但还是被孙翔盯的有些不自然:“看什么。”


  江波涛把唐昊领到吧台边坐,“姓名?”


  “唐昊。”原来叫唐昊啊。


  “先唱唱,我们听一下。”


  于是唐昊把他的吉他拿出来。吉他很旧,江波涛眼神中闪出一丝迟疑,但又很快收住。看见又有人应聘,杜明吴启他们都围过来,等着他开嗓。


  唐昊开始唱了,还是《礼物》,孙翔是听他唱过无数遍的,但他还是没有腻过。好像稍不留神,歌声就化了,化在这微微带着酒味的氧气中。


  孙翔突然觉得唐昊的声音带磁场啊,把他吸住,想逃脱也不行。


  琴音落下,江波涛愣了一下:“好,好。这样吧,一个月3000,怎么样?”


  “可以。”唐昊垂下头去收琴。过长的刘海有些挡住他的眼睛,唐昊把头发向后理了理,把发带又向上收了收。


  “那今晚就来上班?八点整。”


  “好。”唐昊不多话,收好了他的琴,背上包又走出了店门。


  杜明戳戳孙翔:“哇,这么高冷,我怀疑他还会不会来上班哦。但这个人唱歌还是很好听哦,至少比前几个公鸭嗓的老大叔好多了吧。”


  “嗯嗯,嗯。”孙翔又忙着擦杯子。但过于急忙,杯子滑落,摔倒地上碎了。


  “咋搞的,翔翔你心不在焉啊。”杜明撇撇嘴,忙自己的去了。




歌声伴随着酒香一起杂在这醉人的空气中。唐昊是刚来,新老顾客都还不怎么认识,但是今天轮回的人气却绝不冷清,反之,还有些热络。


  在唐昊快下班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叫起来:“哎?这不是百花的昊哥吗?怎么来......”


  唐昊云淡风轻的接了一句:“是要去y市的,先来s市看看,毕竟是魔都。”


  那个人似乎有些兴奋,唐昊的看字还没完全落下他就紧接着咬上:“昊哥去y市干什么啊?那为什么在s市打工?之前好像在地铁站看过你,不过我没敢认。”


  孙翔在吧台一直静静的听着,到这儿咯噔一下,仿佛小孩被人发现了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脸迅速烧了起来。


  “呼啸说把唐三打给我,”唐昊有意无意的在吉他的弦上划过,划出一串回旋在人心头的音响,“我到上海没钱了,先打工赚点钱,钱够了就去y市。唐三打可是好吉他,我为什么不去。”


  “这样啊——”那人好像得到了什么似得,发出一声满足的长音,“那昊哥你继续唱。”


  都被打断了还有什么心情唱歌啊。孙翔有些不爽的望着打断唐昊唱歌的人,但唐昊只是皱了一下眉,又马上舒展开来,继续演唱。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关注唐昊。


  明明是陌生人,从来没见过但他每天就是想唐昊,想的发狂,想他的声音,想他在地铁站靠着墙那隔绝一切的样子,还有他的那声“谢谢”。


  “......有的人就是这样,你们本来是陌生人,但是他就是有一种神奇的磁场,就这样,你就被吸住了,想要接近他......”


  孙翔听到这话吓了一跳,缓了好一会儿才知道是杜明在和吴启聊天。


    我还以为是天神下凡在回答我的问题呢。孙翔随便乱抹了一下吧台的木桌。目光扫到桌上的钟,十二点半了,酒吧该打烊了。


  唐昊似乎也是知道打烊的时间,扯下音响的电源,把琴很仔细的放进了包里。店里开始收拾残局,孙翔也接过一堆堆的玻璃杯开始清洗。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店里是真的没有几个人了,变的冷清起来。


  江波涛朝着唐昊走去,递给唐昊一个信封:”辛苦了,这是今天的钱。“


  ”谢谢。“唐昊接信封的时候很利落,没有过多的动作。


    孙翔收拾好了东西,走在街道上,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很寂静,他走了一段路,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他。


  ”孙翔。“


  唐昊背着吉他包,喊住了他。


  孙翔一下拘谨了起来:”啊啊,唐,唐昊。“


  唐昊又上前几步。他的眼睛很深邃,一直看着的话好像会让人掉到他的眸子里去,落在无尽的黑暗中,像窒息一样。


  ”你还记得我吗。“唐昊的声音是真的能打到人的心里,很有磁性,很舒服。


  ”当,当然记得啊。你之前,在地铁站......“孙翔有些慌,也有些懵,他不知道唐昊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


  片刻的沉寂,过路的车飞驰过去,车灯打在唐昊的脸上,孙翔一时有些恍惚。


  ”老子找了你8年,你不认识我了?“







打滚求评论求评论 


  

——“我就是这样,天马行空的磁场,或许你还不习惯,我在等你成为拍档。”

听了b站上面的《他的AB面》,觉得唐昊篇的好苏啊

很符合唐昊那种嚣张哎

然后就辣鸡的摸了一张

【昊翔】dream (下)

※文手昊x 绘师翔
※然而和文手绘师并没有什么联系
※七夕快乐
___________

  今天的s 市过分的闷,天就像一盘用淡灰和深蓝乱倒在一起的色调,阴沉的塞满了心。

  孙翔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去面对唐昊,是去见一个朋友,还是见前男友?

  孙翔看上空白的天花板,砖头转时不经意撇到日历,八月九日,日历上印着刺眼的一行小字。

  七夕节。

  真是讽刺。晶莹滚烫的泪滑过孙翔白皙的脸庞,落在发丝中。

  路上的汽车一辆辆呼啸而过,留下风的叹息声。
  如果说孙翔是云的话,唐昊一定是风,温暖地吹动他,然后再消失地无影无踪。

  云,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留住风。

  夏季,天多变,几滴雨绽放了花朵后,空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快十点的时候,唐昊给孙翔再次发了一条短信,写的是见面的地址。

  他知道孙翔在有意的逃避他的电话。

  漆黑的夜空中点缀着几颗星,几乎看不见月亮。孙翔扯了扯衬衣,就算是晚上,也是一样的热。

  地铁在黑洞洞的隧道里不住的摇晃,孙翔拉着扶手随着地铁一样的晃。明明都十点多了,人还是一样的多。

  出了地铁站,孙翔一眼就看到了唐昊。

  “孙翔,过得怎么样?”唐昊挑眉,问。

   “好的不得了。”

  唐昊揉了揉孙翔的头:“不想我?”

  孙翔拍开唐昊的手:“你烦不烦,都分手了想个什么。”

  唐昊不住一笑:“你以为我把你甩了,找邹远去了?”

  “不是吗!没想到唐昊你这么渣。”孙翔在唐昊前走的很快。唐昊莞尔,知道孙翔是在赌气。

  “人邹远早和于锋浪了,怎么会还管我?”唐昊赶上孙翔,对着孙翔耳垂吹气。孙翔一个激灵:“邹远把你甩了,你就回头?”

  “我像这种人吗?”

  “像。”

  伤脑筋。唐昊捏捏衣角,伸手拉住孙翔。

  “孙翔。你知道七夕分手活动吗?”

  “哈?什么玩意,不知道。”

  “就是在七夕前分手,七夕再复合的活动。”

  “我就是这样。”

  “傻逼,你还信了。”

  孙翔听完唐昊的话,几乎傻了,愣在原地。

  s 市的上空突然炸开,绚丽的火花绽放,再消失在夜空里。

  “嘿,我的前男友,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烟花下,相恋的情人们双唇相触,欲意缠绵,那么依恋。
 



七夕快乐。
然而我也不知道在写啥。
求爱心求小蓝手求评论。
特别是求评论!
 

【昊翔】dream (中)

※文手昊x 绘师翔
※昊翔七夕活动点赞
※我也不知道我写得什么玩意
________七夕快乐____

  孙翔和唐昊好上过一段时间。但是感情最后却是各自分道扬镳,不怎么愉快的。

  在孙翔之前,唐昊和邹远谈过一场恋爱,分的有些冤。仅仅是唐昊从百花部门调走后,异地恋冲淡了年轻人一直以来的热情。

  唐昊和邹远很久都没有再没有联系。火苗最终灭了,只剩下了缕缕青烟。

  但是唐昊没有想到,只要一方再稍微地扑救一下,吹一点风,死灰还会复燃。

  “孙翔,我们分手吧。”

  “哈?唐昊,你别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

  孙翔有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从悬崖边坠入了无尽的空白中,过了好一会儿才颤着声音问:“你……确定?”

  “嗯。”

  “为什么?”

  唐昊虽然有些顾虑,他不想伤害孙翔,但是一开始就没打算瞒孙翔:  “邹远问我,我和他算分手了吗。”

  “我说,没有。”

  唐昊以为自己放的下邹远,也放的下孙翔。但是他没有。

  孙翔懵了。彻底懵了。

  对于唐昊和邹远的事,他在刘小别哪里听说过一些大概的事情,只从断断续续的讲述中知道,唐昊和邹远很冤很冤,只是以为彼此都不相爱了。

  孙翔担心的就是这个。他和唐昊也是异地恋。他怕当年的结局像电影进度条一样退回重放,即使他很努力的争取,讨好。放下他的脾气放下他的任性尽所能的去关心唐昊,去爱唐昊。终,还是散了。

  “……你从一开始,就在玩我吧?”

  唐昊了解孙翔,这势头不对,他听得出来。最好不要回答,任何话都是火上浇油无济于事。

  “分手就分手!你翔哥我有的是人要呢,不差你这一个!”

  “对不起。”

  “要是对不起有用……要是对不起有用……”孙翔已经有些梗塞了。本来已经想好的话到了嘴边就是喷不出去。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孙翔腿上,火一般的灼烧着孙翔的肌肤。

  缘份这个东西散了就散了吧,对我对你都是一种解脱。

  孙翔犹豫着要不要接唐昊电话,嗡嗡的震动声让孙翔刹那的迟疑变成不安和悲哀。

  在电话响了几次都无果,唐昊还是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孙翔抓起手机就点开来看。他怔了怔,随即苦笑起来。

  我到s 市了,晚上聊聊吧。发件人,唐昊。
  聊?我们还有什么好聊的?

  你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属于你的气息,吸引我上前,无法自拔。

  你寻找你的爱情,我追逐我的梦想,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孙翔翻出了几张他以前涂的东西。是两个小人,一个黑着脸站在一边,另一个阳光灿烂的咧嘴自拍。

  那是他以前画得自己和唐昊,唐昊提分手的时候正画好,准备照一张给唐昊发过去时,唐昊就送来了一个大惊喜。
 
  他把这副画撕的不成样子,再一点点粘好。
 
  唐昊这辈子都不会看到这副画了。

  孙翔的画风奔放而细腻,上色大胆,有厚涂也有清新。唐昊文笔狂野有流畅,给人无尽的想象,沉醉在其。

  他们本该是最幸福的。

  可是上帝偏要任性的给他们开个玩笑。

____
看过留评!
求赞求小蓝手!
咿!

【昊翔】dream(上)

♡ 昊翔七夕活动

♡文手昊x绘师翔

——————————————————

『风决定要走,
    云怎么挽留,
    曾经抵死纠缠放空的手。』

   孙翔放下手中飞舞的压感笔,骚骚乱成鸡窝的发梢。
不耐烦地一把抓过甩在床上嗡嗡直叫的手机。接听电话
前朝电脑望了望,画上的周泽楷和江波涛正拥在一起,
线稿已经完成了,只差上色了。

 
“喂?”孙翔把脸埋在被子里,声音显得瓮声瓮气的。
对面立即发出了见到亲人般的惨叫:“翔啊!”
 

  “咋了小明?”孙翔翻了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杜
明吸吸鼻子继续讲:

“你稿子画完没?今儿中午江哥要收稿子了!”

  “快了,快了。”孙翔不禁打了个哈欠。继续坐在凳
子上乱舞。

  孙翔是荣耀出版社《轮回》刊的绘师兼模特儿,而他
画的也是《轮回》的头号模特周泽楷和他的文手编辑江
波涛的故事。孙翔是画基佬漫出的道儿,这画的也是如
鱼得水。虽然孙翔在赶稿的时候看起来是在乱涂乱抹,
但屏幕上却是栩栩如生。而孙翔本人长得还是有点小
帅,身材也是不错的,这使他也小有名气。

  等孙翔压着点把稿子发过去,手机也同时催命一样的
叫起来。孙翔再次抓过来一看:

唐昊。

  孙翔心里咯噔一下,并没有接。

  他想起了那时的事了。

  孙翔从面试房间里气呼呼的出来。一屁股坐在门口的
凳子上,嘴里骂骂咧咧的。妈的,那个面试官叶修是个
什么人啊!真是的。孙翔索性踢了脚对面的凳子,抬眼
一看,凳子上有人。

  “对不起。”孙翔语气很不友善,没怎么看对方,就
又埋头生闷气。而对方却是和他反应截然不同,饶有兴
趣的打量着孙翔。
 
  “你叫孙翔?”那人问。

  “哈?你怎么知道?”孙翔瞪大眼猛一抬头,这才看
清这人的模样。他长得很匀称,看上去也不让人讨厌。
刘海被一条发带绷起来,没表情的气候看上去不是很容
易亲近。

   “你傻是吧,刚才在里面叫的那么大声,几乎这儿的
人都知道了。”

  声音好像是有点大。孙翔瘪嘴,十指扣在一起,双眼
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木质地板。

  “哎,你叫什么。”孙翔想起他还不知道人家的名
字,忙问。

  那人勾唇。

“唐昊。”

  没想到孙翔却是一脸见了鬼了的表情:“啥?糖糕?你这名字真怪。”

  唐昊的脸一下就阴下去了:“是唐昊,唐朝的唐,日天昊。”

“日天?哈哈哈唐日天。”孙翔笑起来。

  唐昊别过脸,对于孙翔的嘲笑有些不爽。

  “唐日天?唐昊?唐昊!”孙翔对着唐昊摆摆手,“你是哪个部门的?”

  “呼啸文手。”唐昊回答。

  孙翔咯咯笑起来:“我是轮回的绘手,你好。”

  孙翔笑起来很好看,眼睛眯成一条缝,嘴角有两个酒窝,微棕的头发被阳光照地发光,和平时邋遢样是完全不一样。

  “笑的欠揍。”唐昊说。

  “靠!”

————————♡————————

😘看过留评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