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

这里炜喻,和我朝着文触进发!

和皮蛋的连画!

(穿剧了啊喂)

emmm皮蛋简直触啊,我就是个渣

爱总我对不起你! @海无量。 

【江谦】kiss me

#阿里木江16岁小球王设定

#勉强看吧各位


——————————————————————————


  夜晚的灯火闪耀在城市,黑夜下蠢蠢欲动的动物太多,似乎一切丑恶都能被这不见深的黑暗掩盖。


  啤酒瓶的碰撞和瓶子里冰凉的酒晃动的声音,阿里木江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你要怎么做,我的小球王?”


  慵懒的嗓音像是被磨石划过,让阿里木江不仅皱了眉。


  “教练,我别无选择。”


  

  阿里木江知道李谦想要的是什么,他能给李谦。可惜了,李谦有个交往了3年的乖张男友,他认得,帕尔哈提。但是李谦追求的可不是平庸,他恰恰要的是刺激。哼哼,每次李谦对帕尔哈提谎称的的教育学生,都是在自己这里。


  他的指尖穿过李谦柔软的发梢,看着它们被自己修长的手指压下去又挺立起来,就像他亲爱的教练先生,压不倒。


  “别告诉帕尔哈提。”


  他的教练,别人的男友,李谦低了眸。


  阿里木江能看出来,他不是傻子,李谦很在乎帕尔哈提的感受。也许李谦只是为了追求激情来自己这里,而他的生活他的心,可是完完全全根根本本都在帕尔哈提那里。


  但是只是为了追求激情找来他,他已经很满足了。尽管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占有欲有多强。


  李谦以为他睡的是谁?中国未来的球王!


  烟头被狠狠捻在桌子上,李谦沉默,又开了口。


  “什么时候学的抽烟?对身体不好。”


  “你教会我的,李教练。”


  眼前的人又不说话了。那对他低眉顺眼的样子可他妈真耐看。但是,这不是他那个意气风发的教练。


  他在怕什么?


  阿里木江不知道,他也再不想知道了。





————————————————————————————


来啊!零小红心!


我准备面对了!

【宋韩】别闹了我的教官(邪教注意第二波)

#学员宋x教官韩

#别问我为什么不是韩宋

#邪教2波儿注意



——————————————————————



  “好了,其他人跑两圈先,你们班长留下来。”


   宋奇英保持着劳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我任然能做到面不改色的表情留了下来。


  “宋奇英?”林敬言笑着拍拍他的肩,“我听老韩说,你是他带的最好的一届班长啊。”


  “啊.......谢谢。”宋奇英有些意外。没想到韩文清那个黑面教官还会这么说自己。但还是有半分不信,多半是林敬言为了拉近学生关系随口一说。


  “真的。”林敬言好像看出这个学生的怀疑,“要不我把他拉过来问问?”


   “不了不了。”他怎么敢让韩文清过来当面对质问自己是不是他带过最好的班长啊!这不是要他命吗这!


  “嗯。那......韩教有没有,呃,什么奇怪的举动?”


  宋奇英大吃一惊:“没有啊?”除了气场太奇怪其他都还好啊!


  “嗯......那就好。”宋奇英看到对方思索了一下,又坦然拍了拍他的肩:"监督他们跑步去吧。"


  “好好好......”宋奇英有些纳闷,这个林教到底想表达啥?


  



  “老林。”


  “哎?”林敬言放下手正在擦拭的眼镜,“怎么了韩队?”


  “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林敬言差点没一口水喷出去给喷个韩文清一脸口水沫,但他还是故作淡定的回答:“嗯,韩队你讲。”


  然后林敬言就听到了更不得了的东西:“是我们军训的学生。”


  WTF???韩队你也太不挑了点吧!军训的学生???尼玛他们最大也刚成年啊!!!而且你们才刚刚相处了4天!4天!!!韩队你这是要犯!!法!!的!!!


  虽然林敬言快把眼镜捏碎,但他还是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说:“嗯。学生吗,谁啊?”


  “宋奇英。我排上的班长。”


  哦哟哟这是同居出感情了卧槽???


  “韩队。”林敬言顿了顿,“我们是正统军人,这次军训只是给我们放松的假期,也就这一次......”


  “对啊,只有这一次......”


  两个男人都流露出同样的表情。对,他们不是普普通通的军人,就这一次,还是上头排的.......


  “......走吧。”




 

  

  

  今天是军训第五天,宋奇英上位(?)第4天。


  宋奇英顶着两个黑眼圈站在第一排,有声无气的喊着教官好。


  韩文清愣了一下:“你玩cosplay呢?”


  卧槽我才没有......宋奇英心里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因为昨天林敬言的一番话,宋奇英昨天一晚上都瞪着眼观察着韩文清的一举一动,发现这个教官除了看他的时间比较多,还是没有什么。


  是林敬言想多了吧。宋奇英禁不住打了个哈欠。


  “宋奇英!打什么哈欠!昨天你没睡吗!蹲军姿30分钟!”


  宋奇英再也不想睡觉了呢。









——————————————————————————

呜哇感谢辣么多小天使的喜欢!

其实我只是感觉邪教写起来比较好玩瞎几把写的嗦起来有些惭愧】

比哈特,求小红心

爱你们



【宋韩】别闹了我的教官(邪教注意)

#邪教注意

#来啊搞事情

#ooc,ooc




————————————————————————



  宋奇英,男,15岁,刚刚经历过了中考,终于以高出3分的资格考进了霸图高中。

  

  高中前的1周军训,却让我们的小宋同学有些苦恼。


  虽然说他体质不差,篮球足球都还玩得转,长得也是阳光潇洒,仔细看还挺俏,但是就怕遇见了变态教官。


  想当年祖国好花朵小升初的少年宋奇英因为出卖色相被教官提拔为班长,每天起的最早的是他,喊全排起床的是他,打饭最晚的是他,做示范的是他,做表率的也是他。他真不觉得这个班长当起来有啥意义,以至于小宋同学怀疑人生。


  现在更加证实了他的想法。


  学生都站在操场上等着分配,只看一排教官各自散开走了。


  他是真希望旁边9排的那个扎着小辫儿的教官向他们10排走过来,也希望左边11排那个温润尔雅的教官向他们10排走过来,但是停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我叫韩文清,你们可以叫我韩教。”


  完了,自己过1周好日子的希望破灭了。





  “10排的!没吃饭是吧啊!都是爷们儿装什么装!给我走快点!”


  “这军姿站的什么玩意!一戳就倒!给我再站半个小时!”


  “蹲着就好好蹲着!别给我不稳倒了!平衡不会保持是吧啊!你小脑是被切处了还是!”


  一天折腾下来,宋奇英是真的不想再有第二天。正在他埋着头看草地心里诅咒这个教官一辈子交不到女朋友时,一个黑影儿走到了他面前。


  “抬头。”


  WTF???我做错了什么吗??他是知道我在骂他??


  宋奇英战战兢兢抬起他已经不是很白净儿的小帅脸,看着这教官自带buff的气场简直想把钱包掏出来买自己一命。


  “你叫什么?”


  “......宋奇英。”


  “好,你就是10排的班长了。”


  看着周围有些怜悯的眼神射过来,宋奇英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这样的教官,班长能好到那里去!




  宋奇英真的蒙了。


  这是军训的第二天,也就是他上任这个班长的第一天。


  但是当他看着一群二百五的嘴脸在他的指挥下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还真是——

  

   他妈的爽炸了!


  他没想到韩文清会对他排上的班长这么好。


  吃饭第一个打的是他,训练做一遍示范完了的是他,甚至训他们的都是他。


  他是有点喜欢这个韩文清了。





  军训第三天,教官和学员都差不多熟了,小宋上任的第二天。同学也都敢和教官叫来叫去玩儿了。一开始被韩文清的气场吓着了,后来也就习惯了。


  吃完晚饭会有一段时间在宿舍里玩,男生宿舍鬼哭狼嚎,群魔乱舞,飚着荤段子玩着破游戏,友谊建立特快,嗷嗷乱叫。但是宋奇英和这一切与世隔绝。


  班长是和教官一起睡一个房间的,两个大床。


  班长名单昨天刚被送上去,所以宋奇英今天就被一帮原来的室友拍着节拍声嘶力竭的唱着啊朋友再见送走了。毕竟摊上这么个教官,这帮子再没心没肺幸灾乐祸也是有些担忧和好奇的。


  现在宋奇英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看着对面的韩文清教官脱衣服。


  啊这腹肌......啊这胸肌......啊这人鱼线......啊这......


  小宋很有志气的,闭上了眼。



  “眼睛闭着干什么,睁开。”


  当宋奇英睁开眼时韩文清已经挂上了一件黑背心,刚才看到的身材在这件单薄的黑背心下若影若现。


  正当宋奇英尴尬到想要说些什么开头时,门被嘭一下撞开了。


  “宋班长出来玩啊!......哎韩教你在啊。“


  于是这帮二愣子,又关上了门。


  劳资本来以为你们是救星,现在劳资只想咒你们群死王八。宋奇英想。




  

  “宋奇英是吧。”


  “是,韩教。”


  “好好干。”


  “嗯,呵呵。”


  “刚才那是你兄弟?”


  “是。”劳资根本和这群王八犊子没有任何关系。


  “去和他们玩会儿吧,搞好关系。待会儿夜训记得回来。”


  “ 嗯嗯,好。“


  当宋奇英出了门才感觉刚才的对话有点诡异,最后一个对话像媳妇对丈夫说的。



  ......想什么呢,爸爸对儿子吧。


    军训第四天,宋奇英上任第三天,隔壁11排的帅哥教官跑来了他们10排。宋奇英有点奇怪。明明自己之前特想这个教官来教他们,现在却因为看不见那张黑脸有点失落。


  “大家好,我是林敬言,隔壁11排的教官。”


  隔壁11排的老好人怎么跑我们排来了。底下不敢议论,但心里都这么想。


  “韩文清他今天帮我骂骂人,没办法,我有点管不住。”这个带着眼镜儿的教官风度的朝他们笑了笑。旁边传来了韩文清的声音:“老林,你脾气太好了。今天我不把这群狗崽子给你训好我就不换排了。”


  真是隔着一个排都能感到寒气呢韩教。





——————————————————————————

哎嘿求小红心

比哈特

爱你们

先把4天的写出来吧,剩下的3天先欠着

剩下三章写感情戏哎嘿

  

  


  



  

【昊翔】磁场(二)

   你不知道,我找了你整整八年。

  孙翔真不知道他以前认识唐昊。但既然不认识,为什么唐昊会说他找了孙翔八年。

  “呃……不是……我们以前……认识吗……?”孙翔眼神很游离因为他不敢直视上唐昊的目光。说是炽热,但又不像,能把孙翔紧紧的吸住。他不想面是又不得不面对。

  唐昊迟疑片刻,恼怒一霎间布满了他的面孔,他很疑惑,但他没说什么,直视步步逼近孙翔。太近了,孙翔向后 退了两步,却被唐昊一把拉住。孙翔没有空思考,他只是感觉唇上一热,被什么东西覆住了,接着一个软软的东西探进了他的嘴。

  孙翔这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就被火擦着了,他推搡了两下,唐昊抱的很紧,他推不开。唐昊的吻带有很强的占有欲,每一次都在剥夺孙翔口中剩不多的氧气。

  孙翔没力气了,就像水一样软在唐昊怀里。
 
  道路上没有人,像是为他们此刻精心设置的网,把他们包住,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秘密。

  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唐昊把孙翔放开了。
  过度的缺氧,孙翔一下子感到世界天旋地转。重心不稳,摔到了唐昊怀里。

  “操。”唐昊轻声骂了一句,拥他入怀。

  空气变得燥热起来。唐昊呼吸有些粗了,孙翔缓过来了,也觉得这情形有些尴尬,自己好歹是个男人,被别人抱着,而且也是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但是他一想到刚才唐昊……亲了他,他就很燥。又是磁场,用引力吸住了他。

  沉默。不管是强吻的还是被吻的,都沉默了。

  许久,孙翔想起刚才唐昊说的话:“唐昊,你找了我八年?”

  唐昊只是看着他。

  “算了,都过去了。”

  我不想让你知道我这段日子有多难熬。

  孙翔向前走,唐昊还是保持着一个距离,跟着他。

  过了一会儿,孙翔回过头来,异常严肃的样子:“你刚才,干嘛突然亲我?”

  唐昊笑出声来:“第一次?”

  “第一次……”孙翔觉得用“第一次”这个词有些不对,“……初吻。”

  唐昊用低沉的声音在孙翔耳边说道:“那待会儿,把你的第一次给我。”
 

刚才蠢弟弟让我开车。
开否?

求小红心小蓝手
打滚求评论
 

【昊翔】磁场(一)

短篇

地铁卖唱昊x酒吧服务生翔



  地铁站很嘈杂,好像脑子里飞进了几十只蜜蜂,嗡嗡地闹着,让人心烦。但是孙翔还是凭着他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这一丝让人放松的声音。


  低沉的男声,混合着吉他的音阶,融在闷热的空气里,在这嘈杂的地铁站突兀的插入,但是孙翔却并不觉得难受。


  孙翔循着声音的发源,穿过紧密的人群,看到了唐昊。唐昊套了一件黑色的背心,外套是已经发黄的白衬衫,牛仔裤上有几个破洞,露出他小麦色的肌肤。他还有个包,鼓鼓的,不知到装了些什么,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用了很久。


  唐昊唱的是《礼物》,声音不高不低,很温润,洒在喧闹的发音中,断断续续可以听全吧。他唱的很投入,但孙翔还是看到了他手上缠的纱布,手指大概是被什么划破了,纱布很白,白地一眼可以看到渗出来的殷殷血丝。


  怪。孙翔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正巧,他的性子很急很急,但他现在居然可以停在这里听唐昊唱歌。但是这个人,为什么要在地铁站唱歌?孙翔真纳闷,然后他就看见了用来装吉他的包放在地上,里面放了一些钱,大多是5元或10元的钞票,没什么比较大的。孙翔抽了一张20元的,放在了地上的吉他包里。


  “谢谢。”


  嗯?孙翔被这句“谢谢”吓了一跳。唐昊声音很好听,孙翔的指尖像被什么电了一下,放下钱又马上缩了回来:“不,不用谢。”


  说完便逃似得离开了。


  孙翔每天都要从这儿转车,然后坐车到酒吧。现在他到地铁站,听唐昊唱一首歌再走似乎成了习惯,“每天都要买高价车票。”孙翔想,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反感这样。


  孙翔工作的酒吧叫《轮回》,听起来很文艺的样子,事实上也是这样,酒吧是周泽楷搞的,刚刚建起来就有很多的妹子到这来,根本忙不过来,后来招人了,也就好多了。


  不过这些孙翔都是听说的,他到《轮回》的时候,《轮回》已经招了很多人了,他到s市晚,找工作也晚。


  这酒吧好是好,但就是少个驻唱。只喝酒也是很闷。江波涛不是没找过驻唱,但是来应聘的都不是很理想。


  就这样开下去早晚要倒闭。孙翔擦着杯子想。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偏棕的发丝上。孙翔长得也好看,但是他脾气太差了,所以并没有周泽楷受欢迎。


  “叮铃。”门口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这里招驻唱吗?”


  孙翔一个激灵,这声音,他说熟不熟说生也不生。他每天路过地铁站听的就是这个声音唱歌!


  “是的,应聘吗?”江波涛放下手中的活走过去,“这边请。”


  唐昊无意打量着酒吧的陈设,目光扫到吧台死死盯着他的孙翔。


  “呲。”唐昊乐了,但还是被孙翔盯的有些不自然:“看什么。”


  江波涛把唐昊领到吧台边坐,“姓名?”


  “唐昊。”原来叫唐昊啊。


  “先唱唱,我们听一下。”


  于是唐昊把他的吉他拿出来。吉他很旧,江波涛眼神中闪出一丝迟疑,但又很快收住。看见又有人应聘,杜明吴启他们都围过来,等着他开嗓。


  唐昊开始唱了,还是《礼物》,孙翔是听他唱过无数遍的,但他还是没有腻过。好像稍不留神,歌声就化了,化在这微微带着酒味的氧气中。


  孙翔突然觉得唐昊的声音带磁场啊,把他吸住,想逃脱也不行。


  琴音落下,江波涛愣了一下:“好,好。这样吧,一个月3000,怎么样?”


  “可以。”唐昊垂下头去收琴。过长的刘海有些挡住他的眼睛,唐昊把头发向后理了理,把发带又向上收了收。


  “那今晚就来上班?八点整。”


  “好。”唐昊不多话,收好了他的琴,背上包又走出了店门。


  杜明戳戳孙翔:“哇,这么高冷,我怀疑他还会不会来上班哦。但这个人唱歌还是很好听哦,至少比前几个公鸭嗓的老大叔好多了吧。”


  “嗯嗯,嗯。”孙翔又忙着擦杯子。但过于急忙,杯子滑落,摔倒地上碎了。


  “咋搞的,翔翔你心不在焉啊。”杜明撇撇嘴,忙自己的去了。




歌声伴随着酒香一起杂在这醉人的空气中。唐昊是刚来,新老顾客都还不怎么认识,但是今天轮回的人气却绝不冷清,反之,还有些热络。


  在唐昊快下班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叫起来:“哎?这不是百花的昊哥吗?怎么来......”


  唐昊云淡风轻的接了一句:“是要去y市的,先来s市看看,毕竟是魔都。”


  那个人似乎有些兴奋,唐昊的看字还没完全落下他就紧接着咬上:“昊哥去y市干什么啊?那为什么在s市打工?之前好像在地铁站看过你,不过我没敢认。”


  孙翔在吧台一直静静的听着,到这儿咯噔一下,仿佛小孩被人发现了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脸迅速烧了起来。


  “呼啸说把唐三打给我,”唐昊有意无意的在吉他的弦上划过,划出一串回旋在人心头的音响,“我到上海没钱了,先打工赚点钱,钱够了就去y市。唐三打可是好吉他,我为什么不去。”


  “这样啊——”那人好像得到了什么似得,发出一声满足的长音,“那昊哥你继续唱。”


  都被打断了还有什么心情唱歌啊。孙翔有些不爽的望着打断唐昊唱歌的人,但唐昊只是皱了一下眉,又马上舒展开来,继续演唱。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关注唐昊。


  明明是陌生人,从来没见过但他每天就是想唐昊,想的发狂,想他的声音,想他在地铁站靠着墙那隔绝一切的样子,还有他的那声“谢谢”。


  “......有的人就是这样,你们本来是陌生人,但是他就是有一种神奇的磁场,就这样,你就被吸住了,想要接近他......”


  孙翔听到这话吓了一跳,缓了好一会儿才知道是杜明在和吴启聊天。


    我还以为是天神下凡在回答我的问题呢。孙翔随便乱抹了一下吧台的木桌。目光扫到桌上的钟,十二点半了,酒吧该打烊了。


  唐昊似乎也是知道打烊的时间,扯下音响的电源,把琴很仔细的放进了包里。店里开始收拾残局,孙翔也接过一堆堆的玻璃杯开始清洗。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店里是真的没有几个人了,变的冷清起来。


  江波涛朝着唐昊走去,递给唐昊一个信封:”辛苦了,这是今天的钱。“


  ”谢谢。“唐昊接信封的时候很利落,没有过多的动作。


    孙翔收拾好了东西,走在街道上,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很寂静,他走了一段路,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他。


  ”孙翔。“


  唐昊背着吉他包,喊住了他。


  孙翔一下拘谨了起来:”啊啊,唐,唐昊。“


  唐昊又上前几步。他的眼睛很深邃,一直看着的话好像会让人掉到他的眸子里去,落在无尽的黑暗中,像窒息一样。


  ”你还记得我吗。“唐昊的声音是真的能打到人的心里,很有磁性,很舒服。


  ”当,当然记得啊。你之前,在地铁站......“孙翔有些慌,也有些懵,他不知道唐昊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


  片刻的沉寂,过路的车飞驰过去,车灯打在唐昊的脸上,孙翔一时有些恍惚。


  ”老子找了你8年,你不认识我了?“







打滚求评论求评论 


  

【昊翔】dream (下)

※文手昊x 绘师翔
※然而和文手绘师并没有什么联系
※七夕快乐
___________

  今天的s 市过分的闷,天就像一盘用淡灰和深蓝乱倒在一起的色调,阴沉的塞满了心。

  孙翔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去面对唐昊,是去见一个朋友,还是见前男友?

  孙翔看上空白的天花板,砖头转时不经意撇到日历,八月九日,日历上印着刺眼的一行小字。

  七夕节。

  真是讽刺。晶莹滚烫的泪滑过孙翔白皙的脸庞,落在发丝中。

  路上的汽车一辆辆呼啸而过,留下风的叹息声。
  如果说孙翔是云的话,唐昊一定是风,温暖地吹动他,然后再消失地无影无踪。

  云,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留住风。

  夏季,天多变,几滴雨绽放了花朵后,空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快十点的时候,唐昊给孙翔再次发了一条短信,写的是见面的地址。

  他知道孙翔在有意的逃避他的电话。

  漆黑的夜空中点缀着几颗星,几乎看不见月亮。孙翔扯了扯衬衣,就算是晚上,也是一样的热。

  地铁在黑洞洞的隧道里不住的摇晃,孙翔拉着扶手随着地铁一样的晃。明明都十点多了,人还是一样的多。

  出了地铁站,孙翔一眼就看到了唐昊。

  “孙翔,过得怎么样?”唐昊挑眉,问。

   “好的不得了。”

  唐昊揉了揉孙翔的头:“不想我?”

  孙翔拍开唐昊的手:“你烦不烦,都分手了想个什么。”

  唐昊不住一笑:“你以为我把你甩了,找邹远去了?”

  “不是吗!没想到唐昊你这么渣。”孙翔在唐昊前走的很快。唐昊莞尔,知道孙翔是在赌气。

  “人邹远早和于锋浪了,怎么会还管我?”唐昊赶上孙翔,对着孙翔耳垂吹气。孙翔一个激灵:“邹远把你甩了,你就回头?”

  “我像这种人吗?”

  “像。”

  伤脑筋。唐昊捏捏衣角,伸手拉住孙翔。

  “孙翔。你知道七夕分手活动吗?”

  “哈?什么玩意,不知道。”

  “就是在七夕前分手,七夕再复合的活动。”

  “我就是这样。”

  “傻逼,你还信了。”

  孙翔听完唐昊的话,几乎傻了,愣在原地。

  s 市的上空突然炸开,绚丽的火花绽放,再消失在夜空里。

  “嘿,我的前男友,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烟花下,相恋的情人们双唇相触,欲意缠绵,那么依恋。
 



七夕快乐。
然而我也不知道在写啥。
求爱心求小蓝手求评论。
特别是求评论!